解放军对印宣战关键时刻 鹰派为何疾呼停手?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8-15 15:30:10

解放军最著名的“鹰派”人物,现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空军大校戴旭撰写长文,然而他却用大篇幅说明中国决不可低估那个一文不值的印度!这是为何?

印军越境侵犯我中国领土的事件还在继续,中国的警告在升级,但印度军方非但没有退却迹象,相反,印军已经在洞郎地区支起帐篷,并建立了一条物资补给线,印度媒体称印度已经在洞郎地区做好长期对峙准备。

印度的态度越来越明确,中国应该怎么办?与抗战时期存在着速胜论和亡国论两种观点有些相似,现在也存在着速战和避战的两种言论。毛主席写了《论持久战》,反击速胜论和亡国论,雄辩的说明抗战的胜利最终是属于中国的,但胜利也不会是马上就到来。

那么现在对于速战论和避战论,该怎么看呢?首先,指望用和平的方式让印度停止侵犯行为是不可能的。能让印度回撤犯我边境的军人,除非是让他们认识到通过军事手段非但占不到便宜,而且会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那就需要中国在这个地区保持有强大的军事威慑力量,或者有强大的机动能力,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快速到位。而现在的军力部署,对中方是严重不利的。

解放军对印宣战关键时刻 鹰派为何疾呼停手?

印度在这个地带多年经营,布有重兵。亚东边防部队面对的是印度的33军,辖有三个山地师。这也是印度敢于跟中国不讲道理的直接原因,因为变局部的兵力优势,印度并不担心中国会突然给他们来一个1962年式的速决战,没有足够压力印度就不会撤兵。

中国现在是采取讲道理的方式,通之以情晓之以理,这些手段,对于争取国际上更多人明白是非曲折有效果,也是必要的,但对印度是无效的,印度只认实力。

我们说的速战论,主要是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的这种心态。印军犯境,令人着急上火,可以理解,但这种建议实施起来,目前却有实际的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中国在中印边境的军事部署严重不足,相对于印度的兵力部署处于严重的数量劣势,无法形成局部的兵力优势,也就不能支持一次小规模战斗的胜利。那些总是说毛主席在就会怎么样的人,也不要把毛主席想象成一个有勇无谋的人。毛主席从不畏战,但是也从来不是随意就做出战争决定。

毛主席在1962年决定对印度发起自卫反击,也是在进行了精心的一年多准备之后,又抓住美苏古巴导弹危机爆发的时机,才下决心的。在此之前,毛主席认为“中国的主要注意力和斗争方针是在东方,在西太平洋地区,在凶恶的侵略的美帝国主义,而不在印度,不在东南亚及南亚的一切国家”。“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从196l年,印度变本加厉的推行“前进政策”,向中国纵深进逼。

1962年7月,毛主席听了汇报后说:“印度在我境内设点,我们完全有理由打,但是现在还要克制,不能急于打”。为什么毛主席要等呢?一则,当时还不具备一战而胜的实力和把握;二则,还不具备最好的时机。三则,要暴露尼赫鲁的真面目,争取国际上的中间派。等到古巴导弹危机爆发,美苏忙于应付这件事,中国发起对印自卫反击战;等到古巴导弹危机结束,中国也随即宣告战争结束。

 2 3 4 5 6 下一页

经典图片

    热门专题

     哈尔滨HC120 蜂鸟(法语:Colibri)也称欧直EC120,是5座单引擎单主旋翼轻型直升机。由欧洲直升机公司,中国国家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Ⅻa href="http://www.qdyunji.com/zhuanti_176616.html" target="_blank" >   详细>>

    每日精选

    蒋介石行宫内部绝密曝

    • 这个国家穷得只剩下钱

    • 中国各省市第一名菜,

    “关岛快递”初显锋芒

    中国人去巴基斯坦旅游

    • 劲爆! 轰-20或已

    • 四代机横行天下, 三

    色谱网 3158四川分站 长沙市安全生产信息网 咔喔咔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教育八十周年 中国生物器材网 西安交大新闻网 阿里伯乐 天府新区 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招生网 中国教育新闻网 思诺花语护肤品 连云港社科网 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生物与化工学院 U盘装机大师官网 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招生信息网 北京买翡翠首选翡翠街 爱装网 宜宾频道 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 武汉市房地产市场信息网 华军软件园 长沙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中国茶叶门户! 西安交通大学侨联网 天天模拟器官网 长沙市商事服务管理信息平台 长沙市人防办 元器件交易网 柯西网 阿勒泰地区邮政管理局 郑州大学校友会 郑州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食品招商网 阿克苏地区邮政管理局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邮政管理局 高速网 长沙方志网 连云港信息统计网 长沙市政府首页 公务员考试网 化工机械行业网 交大综合信息 917厦门房产网 连云港农业资源开发局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邮政管理局 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创新实践网 连云港市商务局 皇朝翠玉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